然然时光,悠悠岁月 random header image

复查

十一月 23rd, 2009 · No Comments · 悠悠岁月, 然然时光

又是累到双臂抽筋的一天:下午1点多,到幼儿园接然然去芭蕾舞学校,上了地铁,悠悠照例要求出来,抱到椅子上,俩孩子扑到与后一节车厢相通的玻璃上,悠悠哈哈大笑,笑声震耳,我汗!悠悠现在的特点就是没有一秒钟老实的,不停地动来动去,站起来坐下,坐下站起来,一会儿扑向地面,一会儿扑向窗户,一会儿又扶着椅子背往后看……
就这么摸爬滚打地到了目的地,到了学校才发现,我居然比往常迟到了20分钟!晕,原来我坐晚了一班车!整节课时间又是抱着悠悠,跟她搏斗,间或喂点奶吃,因为她12点醒来,一般上课时间她就该犯困了,赖得很;下了课,直接带她俩进了隔壁的耳科,给然然复诊。没料到今天等候时间特别长,等到我们娘仨儿都不耐烦了,悠悠更是,因为她早就困了,却还是无法吃上香甜的neinei睡觉!直到4点多,才唤我们进去,今天是老太太医生,给然然耳朵做了个超声波后,又用“潜望镜”观察,然后告诉我她的耳朵恢复得很好!最后用一个长长的探针裹上棉花蘸上一种药膏,给然然清理了下耳朵。最后给然然一包小熊糖,跟我们笑眯眯地再见了。
然然出了诊所,要求去上海超市买“辣豆子”——就是芥末味的豌豆。我给她买了一桶,她在地铁站里就打开吃,太辣了,用舌头舔着外面的芥末衣,丝丝哈哈滴;回家后坐在沙发上吃豆子,结果两手沾了芥末粉,去揉眼睛,把自己辣得嚎啕大哭!
话说回来路上,悠悠又在我怀里躁动了一路,两条胳膊累得都快抬不起来了,还得坚持着领她们俩走到家,然后马上把悠悠扔上床哄睡。悠悠又饿又困,没过5分钟就睡得呼呼地,边睡还边惦记着吃奶,在我起身离开时,她还伸着小嘴够呀够的,最终还是战胜不了困意,饿着肚子睡着了。那边我又赶快爬起来去厨房做饭,因为已经五点半了!
吃过晚饭后,悠悠极度兴奋,四口人挤在沙发上玩iTouch上的小游戏,悠悠把它抢过去,然后递给妈妈,妈妈玩一下,她又拿回去,举着递给爸爸,爸爸玩一下,她又拿回去,分配给妈妈……周而复始,感觉她很明白了“规则”,知道把东西给爸爸或者妈妈,然后她再拿回去重新分配。
8点半,照例进行睡前程序:爸爸领着然然去卫生间刷牙洗脸,我先带着悠悠去然然小房间里等着,悠悠玩着姐姐的玩具——她最喜欢的音乐盒;姐姐洗好了上床,悠悠又赖着爸爸不放,于是换爸爸陪悠悠,妈妈给然然讲故事。玩着玩着,悠悠突然哭了,爸爸发现,悠悠干了坏事,居然把姐姐音乐盒上跳芭蕾舞小人儿给“腰斩”了!我和爸爸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然然;然然已经发现了异样,追问咋回事?我们告诉她发生了什么,然后说可以给她粘上,然然大度地没有计较!我俩松了一口气。
哄睡了然然,又给悠悠喂奶粉,悠悠边喝边赖,一副困相,赶快给她喂好了抱上床,可是,悠悠居然不睡觉!吃了几口奶翻过身去嚎啕大哭!爸爸闻声进来她就扑向爸爸,身子往门外使劲;爸爸抱出去,她就往姐姐小房间方向使劲儿,爸爸告诉她姐姐睡觉了,不能去打扰,悠悠哪里管那么多,照样使劲“指挥”爸爸抱她过去!无奈,爸爸只好抱着她过去转了一圈,回来后,悠悠安静了许多,我趁机把她抱上床,哄睡。这次,也许是彻底死心了,居然一分钟就睡熟了!看看表,已经晚上十点了!唉,忙碌的晚上,劳累的一天:(

No Comments so far ↓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..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.

Leave a Comment